云浮市教育OA办公系统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巩卫专栏
云浮市中等专业学校

师生园地 当前位置:首页 >> 师生园地 >> 详细信息

校医室看病记

2015-06-02 11:05     admin     1270 次

基础部   梁大新

    一向健康的我,这次却犯了牙疼病,而且病得不轻。想来都是炒米惹得祸。原来这次清明节假回深圳的家里,老婆看我平时喜欢吃炒米,就把一包炒米放在我的包箱里。夜晚看书久了感觉饿了就吃一点填肚子。第一次用开水泡吃无事,第二次嫌麻烦就直接抓吃。没想到惹病上身,到了十二点钟,牙痛就开始了,那种牙痛是一阵阵的,而且一阵比一阵厉害,是连肉的神经末稍的钻心疼痛,疼痛得面部肌肉抖动,痛得直想呻吟,在床上辗转反侧,根本无法入眠。无法,只得披衣起床出门到校园大道上来回走动,直闹得转钟三点多,牙疼才有所缓解,就上床睡了一个囫囵觉。第二天早上感觉好些,上午还上了两节课,中午还补了个午觉。但到了下午三点,新一轮的牙痛又开始了,一阵一阵的那种附在牙床上神经末梢的猛烈疼痛向你袭来。你想看书看不进;你想写字排解根本就不管用。虽说我最怕上医院,看来不进医院不行了。

    想到市区人民医院我还真有点犯愁,光乘车就得半个小时,排队看病不知是否能看上。我顿时想起我们云浮中专有校医室。前些时晚自习看班的间隙到隔壁校医室去参观了一下,只见是间大课室,陈设虽简单,但环境却洁净。一个戴大口罩的只露两只眼睛的女医生问我:“有事吗?”我笑答“没事,看看。”没想到就摊上事了。进校医室看病,我还有点顾虑而犹豫。因为前几年我在深圳市田东中学当临聘老师,到校医室咨询过,得到的回答是:“只给学生看病,不接待老师,老师一律到外面医院去看。”想想老师有病找校医看都不成,这不就遭罪了吗?正是学生上课期间,抱着试一试心理,我忐忑地走进了校医室,只见一位美女医生正在忙着,见我进来,马上坐到医案前,这就叫“坐诊”,我知道这女医生很专业。也许看到我痛苦的模样,医生关切地问:“怎么回事?”我捂着嘴说:“牙疼很厉害,苦不堪言,痛不欲生!”医生善解地说:“俗话说,牙痛不是病,痛起来真要命。其实牙痛也是病啊。”我一五一十把牙疼患病的过程讲了。医生接着分析道:“炒米,干燥食物,你有颗牙本来就怕酸怕冷,干吃炒米极易生火,引发炎症。我这就给你配药去。”我真是大喜过望,这位女医生简直就是我的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。跟随医生到药柜前,只见医生熟稔拿出几样药,有瓶装的,有版装的,然后细心的从几样版装上剥离出一些药片,有黄的、白的、土色的,还有红色的胶囊,大概有五种药品。又将这些药丸分成三份,每份有多有少,精心用白纸包好,上面分别写上1 2 3的字样,又装到透明小塑料袋中。女医生边做边说:“这些药可祛火,祛炎症,还可以止痛。你记得分三次吃,每次剂量不一样,每隔4小时吃一包,吃药时前后次序我已经标明了。”我佩服得直点头。医生可能怕我记不住,又说道:“这样,你现在就吃一次,睡觉前吃一次,第二天早上醒来吃一次,这牙痛就会好的。”看着医生认真工作关心病人的态度,我真的很感动,情不自禁地说:“您真是白衣天使,不仅人长得漂亮,又心灵美丽。”医生笑着说:“过誉了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这是我的工作,这朴实的话语却凸观出高尚的医德,而它就发生在一个小小的校医室里。我拿起药包说:“多少钱啊?”医生说:“四块钱。没带就算了。”“有钱,有钱!”当时我惊讶的叫出声来:“只要四块钱!”心想,到市区医院公交车费都得四块,如果到医院看一个普通病至少都得一百多块,那个医院不是过度医疗啊。“只四块钱是不是太便宜了吧!”医生笑着说:“我们学校校医室,只收成本价。”联想到前几天晚自习一位女生找我借五块钱看病,当时我对她说:“你没骗我吧,看病只要五元钱?”看来女生说的是真话。临出门我郑重地说:“医生,谢您。”医生摆手说:“记得按时吃药。”虽然牙病还一阵一阵疼着,但我的心情却如拨云见日,晴朗而温暖,并减轻着我的病痛。

    我谨记医嘱,按时吃药,待到晚上睡觉前药效就出来了,不大疼痛了,我又服下第二次药,并扎实睡了一个安稳觉,第二天早上一脸轻松,我再服第三次药,我这年逾花甲的老头子仿佛回到了生龙活虎小伙子的状态了,工作又有干劲了。

    这件事过去已经几天了,我这个一贯懒笔之人居然也想写一点东西发表感想,我这个大半辈子大大咧咧的人似乎有了感恩的心。事后我知道了她叫“刘晓佳”,也曾想再到校医室登门致谢。就是因为忘不了那位美丽女医生关切病者的神情话语,忘不了她对病者的理解和病情的分析,忘不了她配药的精细和用心的包装,忘不了她为病人着想的一次次嘱咐,忘不了看好一次病只需四块钱的经历!


    作者简介:梁大新,大学本科,湖北省特级教师,中文副教授。先后在仙桃师范、仙桃职业学院、深圳市田东中学、云浮中专从事语文、古代文学、书法等教学和研究工作,出版专著2本,发表诗文100余篇。现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仙桃市文联副主席、作协副主席、孔子研究会副会长。

上一篇: 我心目中的理想教育

下一篇: 要成才,先成人

扫一扫手机访问

网址二维码